荒烟蔓草

CP散人,只要好吃,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
二次三次略忙,有空更新。

最怕是说书人妄改离分,演戏人入戏太深。

我回来了


男神x你。

正确读标题方式:当你退坑又重新回坑。 (    



叶修

当你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他和从前没什么两样的在打荣耀,不禁气恼地想摔门而出。

「回来啦?」未料他一眼就看见了你,从座位上迅速起身将你拉进门。

「累不累,哥给你捶捶腿?」

你摇摇头,看着电脑桌的眼神略显疑惑,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那我给你倒杯水吧。」他笑了笑,也没问你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回家,便径自走进了厨房。

你走到桌前坐下,试图找出现实与记忆中相悖之处,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不是你习惯的挂满你们照片相框的墙,而是深棕色的大门。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也不是荣耀的界面,而是一些卖零食的网页,你扫了几眼,全都是你爱吃的。    

忍不住就觉得热泪盈眶。  


韩文清

你站在门前踟蹰不敢开门,深怕这么久没有回来,迎接你的会是铺天盖地的训斥。

岂料就在你犹豫的时候,身后一道浑厚的嗓音喊出了你的名字,不带一丝不确定。你知道是韩文清,即使是背影,他也从来没有错认过你。

你怯懦地回头,韩文清却只是将你从头到脚巡视了几眼,皱起眉,「瘦了。」

你跟在他身后进门,想帮着提几个塑料袋,他却没肯。只好安安分分地回了自己房间,一开门却又是一愣。

房内仍维持着你离开时的样子,窗明几净,柜子上的花很新鲜,似乎不久前才换过。书桌上没有一丝灰尘,整个房间干净地像是你从未离去过。

「你的房间我按时清扫过,回来时就不用多做扫除,可以直接休息。」韩文清的声音很平静,你却有些僵硬地不敢转身。

你听见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么怕我?」

温暖的怀抱袭来,一直担心的责骂没有降临,随之而来的却是颤动心脏的气息,和无所求的包容。

「只要你记得回家,要去哪都行,我不会拦你。」  


「我等你回来。」      


黄少天

你回来的时候黄少天不在,虽然略觉得可惜,却也知道这时间他大概还在回来的路上。

房子里的一切熟悉又陌生,你们养的那只拉布拉多看见你兴奋地要往你身上扑,却在跑了几步后被栓着的链子给拉了回去,发出了委屈的呜呜声。

这世界上你最没辙的,一是黄少天,二就是这只狗了。

正当你解拉布拉多的链子时,传来了门开锁的声音。

你回头,听见他略显疑惑自己是不是没锁门的叨念,而后在看见蹲在狗旁边你的瞬间停下了话语。

你有些踌躇着该说些什么,却见他一反往常的沉默,迅速地朝你走来迅速地蹲下迅速地……捏了你的脸。

「痛痛痛黄少天你什么毛病!」你吃痛地拍开他的手,眼泪都差点憋不住。

「安静。」他言简意赅,你有些心惊。

你瞅了瞅他,似乎有些瘦了,但还是那副你熟悉的样子,眼眸依旧亮得惊人。

你有些恍惚地记起,最初会被黄少天吸引,就是因为他的眼睛十分的漂亮有神,连带的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精神,像是太阳似的。

这个人,他的眼里有光啊。

你低下头,觉得想哭,却眼前一晃便被他揽入怀中,听见他的胸膛里跳得快速的心跳声。

是因为你的归来吗?你不禁这么想。

「别走了。」他抱紧你,低声说道。  


「我很想你。」  



孙翔

你回来以后,不意外地和孙翔吵了一架。

「你这女人,不告而别还这么理直气壮?」

「就和你说,我要考试!我妈一声不响没收了我的手机这才没法通知你你没听见吗?」

「你可以写信啊!」

「写什么信?孙三岁你有没有脑,我写信是要寄到哪里去你告诉我?」

孙翔一时语塞。

「既然走了还回来干嘛。」半晌后你听见这么一句令你为之气结的话,正想说好啊你这就走以后都不回来了时他又说了一句话。    



「既然回来了……就别再走了啊。」他别别扭扭地说。            









只写四个,因为我懒xxx

评论(8)

热度(95)

©荒烟蔓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