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蔓草

CP散人,只要好吃,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
二次三次略忙,有空更新。

最怕是说书人妄改离分,演戏人入戏太深。

扉斑


*含蓄的车,含蓄的来含蓄的走(。

*起因是一张朋友发来的群里截图,大意是说扉间进入斑的时候看着斑看着他的眼,想到那是泉奈的眼。

*本来吃扉泉的我顿时哭成球(??

扉间在进入的一瞬间晃了神,也许是因为斑和泉奈长得真的太像。

斑半睁着眼看着他,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人用一模一样的眼睛这样看过他。

兄弟啊。

只是如今一个被他压在身下,一个早已魂落黄泉。

扉间没有想过自己对泉奈有什么感觉,只是偶尔他看着斑,会觉得泉奈还活着。

在那个时代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而爱是太过奢侈的字眼。

那双眼角上挑的眼和泉奈并无二致,但他清楚的知道,眼神再一样,也依旧是不同的人。

扉间不是会后悔的人。 

斑不是,泉奈也不是。

所以一切都没有如果。

没有过往,就不谈以后。


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会去想什么以后。

征战杀伐、入土为家。

他没有见到泉奈死前最后一面,但也不会傻的去问斑爱与恨。

虚无飘渺?只是彼此心知肚明彼此作罢。

只是从今以后,遇见的每个人都像你,却都不及你。


「你在想什么?」

「想你。」扉间半真半假的答道。

斑什么都没说。

有些问题不必问,自然也有些答案不必求。

正如同有些人,没有比较的意义。

心知肚明不止扉间和泉奈。

心心念念没有用,行动往往都比任何思考来的实际。

他伸手压下扉间的颈,吻咬着熟悉不已的唇瓣。

何止凉薄。

评论

热度(4)

©荒烟蔓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