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蔓草

CP散人,只要好吃,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
二次三次略忙,有空更新。

最怕是说书人妄改离分,演戏人入戏太深。

[全职]你是一个被拯救的人(1)

*男神X你

*这样的写文方式并非我所创,是先前追踪过的一位很喜欢的太太开始的。在我一段忙碌没有时间开LOF的时间里,太太删了他的博,于是我再也看不到他的文。





叶修

  「没事吧?」

  石堆和碎瓦砾中,有人破开残垣断壁,朝你伸出了手。

  你迷茫的睁开了眼,原以为不会有人找的到自己。可是就在这你不知道多少生命正随着时间流逝的时刻过后,却有人强力撕开黑阒的空间,为你带来久未谋面的阳光。

  「终于找到了,让人这么担心,是不是该给哥一个补偿?」

  连胡渣都冒出下巴的脸庞明明满是疲态,却兀自撑着笑脸,眼里为你写满劫后余生的抚慰。

  你忍不住哭了,在不知道待了多久的黑暗里,你以为自己终要连他的容貌都忘记,最后一面也见不到的走进死神的怀抱。却未料他像是儿时找到了因为迷路而哭泣的你那般,一样的对你伸出了双手,说出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

  「哎,别哭了。」

  「走,我带你回家。」

 

韩文清

  「又打架?」

  你看了看对方皱起的眉头,硬是倔强的不落一滴泪。

  「不要你管。」比你大又怎么样,不过就是邻居,还管到隔壁来了,哼。

  「一个女孩子老是这么莽撞。」对方依然维持着严肃的脸,看着你的伤口眉头皱的更深。

  「你这是性别歧视……痛!放开啦!」

  他不管你的话,径自拿着碘酒为你的伤口消毒,也不管你的泪都要迸出来了。

  「既然怕痛还打什么架。」

  「……」你闭紧了嘴,不愿说出真正的原因。

  年少时的孩子,听见喜欢的人被说了坏话,除了抡起拳头,哪还知道有什么方法。

  你喜欢韩文清。

  即使别扭,却不得不承认。

  大概是每次闯祸韩文清即使一脸不悦还是帮着你补锅,让你不至于被父母罚跪;大概是你每次学业不懂,韩文清不厌其烦一题题讲到你明白:大概是,他的肩膀宽阔,背影坚挺彷佛可以一直为你顶天立地。

  甚至是最后他要去当职业选手,都为你专门设了一个来电铃,让你要找他的时候,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是你。

  即使你从未拨响过那只电话。

  霸图赢得冠军的那个赛季,你捧着手机又哭又笑,直到深夜依然未能入眠,直到手机响起。

  没有人知道你也为他设了一个专属的手机铃声。

  「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你忍不住再度热泪盈眶,忘记了这些年来没有他的时光乃至于从未联络过他的理由。

  「我在楼下,下来吧。」

 

喻文州

  「……你这不科学。」你瞪着眼前作工精致的糕点,思考着究竟还有什么是眼前这个人学不会的。

  「怎么会?」他听的笑了起来,「按照食谱做的,保证科学,不会让你吃坏肚子。」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放弃般地戳了一块马卡龙塞进嘴里,带着点自暴自弃的意味。

  怎么你学不会做不来的东西喻文州就是能够信手拈来,还做的比一般人都好。

  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人,无论你怎么努力就是比不上他,连追上对方的步伐都是勉强。

  智商被碾压的你简直不能更悲伤。

  「我知道。」他微笑着揉了揉你的发,「这样不好吗?起码你肚子饿的时候有人可以救你。」

  开玩笑般的语气和轻柔的动作让你微微红了脸。

  「……你总不可能一直都在。」

  他给了一个包容的笑,对你的言不由衷自始至终宽容以对。

  又有谁料得到当时那句话最终一语成谶。

  喻文州走了他想走的路,百死不悔虽千万人亦往矣,最后得以在他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而你过了一段跌跌撞撞的日子,最后学会了自己洗衣做饭,学会了坚强不依赖,学会了独立。

  和学会了过不再有他的日子。

 

周泽楷

  「小周゚。。・゚・(ノ∀`)・゚・。・゚。」你发了个QQ给周泽楷,附带了一个哭喷的表符。

  坐在你前几排的同学兼邻居察觉到抽屉里手机的震动,低头查看,而后转头朝你的方向望了一眼。

  「?」过没几秒,周泽楷的回应就来了。

  「我忘带饭盒啦゚。。・゚・(ノ∀`)・゚・。・゚。」

  临近中午,你暗搓搓的翻起了袋子,准备一等台上的老师喊了下课就立刻开吃。过了几分钟后却一脸惨白的抬头。

  没有那个长方形铁灰色铁盒的踪迹。

  世界悲剧。

  邻居又回头看了你一眼,没有再回你,转过头继续专心听课。

  你顿时觉得没爱的趴在了桌上,生无可恋。

  下课铃也没能把你给喊起来。

  然后你就看到周泽楷捧着他的饭盒坐到你面前的位置,把椅子倒过来面向你,原本的坐位主人早不知跑哪去了。

  他推了推放在你桌上的饭盒。

  「……这是要分我?」你疑惑的盯着那张每天让同桌抓着你尖叫的脸。

  「嗯。」他点点头,打开了饭盒,一瞬间扑鼻而来的香味让你瞬间忘记什么叫做矜持与节操。

  吃饭皇帝大,那两个单词是什么妈老师没教!

  你双眼发亮的从假死状态满血复活,手伸到一半却又有点犹豫的缩了回去。

  「可是这样你吃的饱吗?」你一直相信不分男女,每天吃饱有助于身心健康。

  「早上吃很饱。」他眨了眨眼。

  你又思考了半秒钟,决定有得吃胜过一切。

  然而周泽楷拿着汤匙,丝毫没有要递过来的意思。于是你狐疑地望了过去,开始思考起邻居是不是骗你。

  只见对方无辜的看了回来,拿着汤匙挖了一口饭,然后递到了你嘴边。

  「啊。」

  「……」

  一击必杀。


评论(9)

热度(65)

  1. 有银镜反应生成荒烟蔓草 转载了此文字
©荒烟蔓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