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蔓草

CP散人,只要好吃,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
二次三次略忙,有空更新。

最怕是说书人妄改离分,演戏人入戏太深。

[刀剑]本丸日常(1)

*@YagiSang,写得不怎么好以及可能有点喔喔西(。)

*前文请看http://yagisang.lofter.com/post/1cf4a561_774dabchttp://yagisang.lofter.com/post/1cf4a561_781020b

*写着玩玩,大家也看着玩就好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爱豆路!」

  一声惨叫传来,吓的风堇一秒缩回要踏进隔壁婶婶家的脚,自家一期差点连本体都拔出来了。

  风堇瞪着眼前的本丸,好像冒着某种扭曲的黑气。

  「……大将,我们下次再来拜访吧?」

  「……都来了。」犹豫地看向自己的近侍刀,对方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

  「那么要是有危险的话,请立刻躲到我身后。」

 

  「打、打扰了?」风堇在门口喊了一声,被突然冒出的一颗头吓了一跳。

  「啊,吓到您了我很抱歉,有什么事吗?」隔壁婶婶家的烛台切对风堇笑了下。

  「我、我……新邻居!」风堇把手中的东西一把塞了过去,「见面礼!」

  「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们先进来坐坐吧,我去找大将。」

  烛台切领着他们进了客厅便离去,风堇看见了里头见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模样的鹤丸反射性地抖了下。

  想到自家鹤丸天天的恶作剧,风堇觉得自己不大好,整个人往一期身旁缩了缩。

  门边邻居家短刀的头一颗颗冒了出来,用一种在看稀有生物的眼神望着风堇。

  就在风堇想着这里到底是本丸还是动物园的时候,新邻居出现在了门口。

  「嗨。」

  风堇抬起头就见邻居突然一脸卧槽地迅速往后跳了两步。

  「你、你好?」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的风堇站起身,眼神却在邻居的头上停住了。

  那是角吗?山羊的角?是真的还是假的,好想摸摸看。

  「来新邻居我们来谈谈,你能让你家的一期尼先到旁边跟我家姥爷到隔壁谈谈人生吗我患有一期尼恐惧症。」

  邻居用一种见鬼的表情盯着风堇身后的一期,语速可比配了马的机动战士长谷部。

  「不要这样邻居,你看我连我家小天使都没带了!一对一对话不是很公平嘛!」邻居缩在走廊上尖叫,是说小天使是谁?

  「好、好吧。」见邻居怕到快要把路过随便一把刀本体给抽出来的样子,风堇还是让一期跟着邻居家鹤丸出去了。

  

  「好吧,我先自我介绍,我叫羊羔,品种是山羊。」

  真的是山羊,山羊会说话。

  「风堇,多指教。」

  羊羔沉默了一下。

  「……风景?」

  风堇也沉默了。

  「……草字头。」

  两人沉默。

  「……等一下。」羊羔说,然后朝外面吼,「麻麻帮我拿纸!」

  「厕所里有去厕所里拿!」

  「……不是那种!是用来写的啊我还没有病到那种地步吧我在你印象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大将啊麻麻!来打一架啊!」羊羔风一般跑了出去,风堇看着镇定地和路过的萤丸打了个招呼。

  然后羊羔头顶着个包回来了。

  把名字问题解决后风堇问:「刚才……你的短刀围在外面像在看稀有动物……」

  「喔。」羊羔坐回风堇面前回道,「因为我性格不太正常,很少有人来造访,除了阿卡林跟黑白那些soulmate,像你这样的新邻居亲自来拜访还真是相当的少见。吓到了吗?(doge.jpg)」

  「……」风堇点了点头,一抬眼看见不知道是自家还是邻居家的一期走了过去,再回头时羊羔已经缩到了墙角。

  「一期尼你家弟弟们都在畑当番你别过来!」

  其实风堇不大懂羊羔为什么会怕成这个样子,一期不是温柔的邻家大哥哥型么?

  当然知道羊羔是正太控什么的,那都是后来的事了。

  羊羔家的一期很有礼貌地对风堇行了个礼,还表示要是羊羔想做什么的话尽管大喊,本丸其他的刀绝对不会对羊羔留情面。

  「你家的刀……深仇大恨?」风堇看着羊羔,眨了眨眼。

  「……明明是我家一期尼跟我深仇大恨好吗!」

 

  风堇一脸认真地盯着手上的精灵球。

  上次去邻居家拜访后羊羔的烛台切给了点心当回礼,刚刚羊羔来讨点心吃,回送了一颗精灵球。

  「主上!来玩来玩吧!」日式拉门被拉开,今剑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后面跟着冲进一群短刀。

  「啊!小老虎不可以啦!」见到风堇第一个动作就是扑的五虎退的小老虎们今日依旧很有活力。

  头上趴了一只双肩各趴一只手臂上挂了两只老虎的风堇没有说话,但被小动物团团围住感觉飘花都实体化了。

  「咦,主上手里拿的是什么?」乱凑上前,好奇地盯着风堇手上红白相间的球看。

  「精灵球。」风堇稍微举高了手,让短刀们都看清手里捧着的东西,「羊羔给的。」

  「精灵球是什么?」

  「唔……」风堇一脸困扰,要解释起来肯定很费工夫。

  完全不想说那么多字的风堇嗖地站起身来走到柜子旁,拿出电脑找出了神XX贝,放到了短刀们面前后就去找烛台切了。

  「呦,主上,怎么来了?要做点心吗?」烛台切看见风堇并不很讶异,毕竟自家主上喜欢料理,常常进厨房做些小点心之类的给刀们吃,也很常在他准备三餐时溜进来帮他的忙。

  烛台切十分庆幸自家主上善于烹饪,因为听说隔壁的审神者厨艺是毁灭级别,做出来的料理轻则手入,重则吃死刀。

  风堇摇了摇头,指着架上昨天做的饼干。

  「要拿这个吗?」从对他而言很轻松但对风堇显然相当困难的高度上拿下饼干罐,烛台切摇摇头,「主上,您真该每天喝一杯牛奶。」

  风堇脸一僵。

  「不过,现在还没到点心时间吧?您肚子饿了吗?」

  「给短刀。」风堇摇摇头,然后一脸认真,「看电视要配点心。」接着一溜烟地跑了。

  「……」

  他知道主上不喜欢说太多话,不过把事情说清楚难道很困难吗?他一点都没听懂啊。烛台切觉得自己心有点累。

 

  风堇回到房间发现围着电脑看卡通的不只短刀,似乎连本丸里其他没出阵的刀都凑过来时受到了惊吓。

  于是在隔壁婶婶家在看海XX宝的同时,风堇家的刀们同步看起了神XX贝。

  于是后来有一阵子,风堇家的刀们有一半口头禅变成了:「就决定是你了!」另一半是:「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

 

  风堇蹲在羊羔旁边,发呆般看着羊羔睡觉。

  来的时间太早,羊羔还没起床。原本羊羔家的烛台切要把羊羔叫醒,但是风堇摇了摇头表示不用,烛台切就让风堇在这等了。

  羊羔的山羊耳朵在呼吸的时候偶尔会抖一下,风堇看着觉得很有趣,靠近了想摸。

  于是羊羔一醒来就表示受到了惊吓。

  「卧槽麻麻麻麻麻麻!」羊羔尖叫。一睁开眼就有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对心脏不好啊麻麻!

  风堇也被尖叫声给吓到往后挪了好几步,结果后脑勺叩的一声撞上墙壁。

  以为发生什么事赶紧冲过来的烛台切一拉开门就看见两个婶婶一个坐在床铺上一脸惊魂未定另一个缩在墙角表情OAQ。

  「……大将,您袭击风堇大人吗?」

  「什么情况!麻麻你居然不是先关心我!」

  「我觉得您并不需要担心,跟您在一起的话,需要担心的向来是待在您旁边的人。」烛台切让听到尖叫跑过来的萤丸去拿医药箱。

  羊羔:重伤。

  麻麻说好的爱呢!

 

  「好吧,所以妳一大早就跑来的原因是什么?」

  在羊羔问风堇吃早餐了没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便让烛台切多弄了一份跟大家一起吃。

  「离家出走。」

  「咳咳咳!」厅上好几把刀跟着自家婶婶一起呛到了,「离家出走?」

  风堇点点头,模样认真。

  「姑且不论原因好了,风堇这里是妳家隔壁啊?」到隔壁离家出走有个卵用?

  「……不要说出去。」好像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的风堇顿了一下后回答。

  「好吧好吧妳开心就好2333。」像是觉得有趣的羊羔在笑,「不过妳离家出走是为什么?」

  「鹤丸。」风堇撇撇嘴,明显不想多说。

  「姥爷你真是会造孽。(doge.jpg)」

  「主上那不是我好吗?」

  「你不是叫鹤丸吗?」

  鹤丸心好卵痛感觉不会再爱了。

 

  「好吧既然妳都来了那么约不--好痛!」烛台切一记手刀毫不留情地打下去。

  所以说为什么自家的刀都袭击自己!羊羔表示不服。

  「……约。」风堇眨眨眼。

  「……」

  「……卧槽?」

  「约。」

  麻麻现在说这只是口头禅来得及吗?!

 

  「风堇大人,请问您下午有空吗?」

  「?」正在和退的小老虎们玩我丢你捡的风堇抬起头后歪了歪。

  一旁在滑手机的羊羔跳了起来。

  「麻麻你要对风堇做什么!」风堇要是怎么样回去以后隔壁的那个一期尼会不会煎了她做成烤羊排!

  「并没有要做什么。」烛台切没好气地回应,「我只是想请教上次那个点心的制作方法,短刀们好像很喜欢。」

  「喔。」羊羔乖乖坐下来了,听起来她等等有得吃(X)。

  「好。」风堇站起来跟着烛台切走,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

  「有想吃?」

  「……风堇我解读系统还没升级。」羊羔露出蛋疼的表情。

  虽然她没有。

  「……有想吃的东西?」

  「风堇妳是天使!(^q^)」

 

  「大将,隔壁的一期──(ry)」拉开羊羔的门话都还没说完,烛台切就看见风堇用媲美长谷部的机动值打开自家大将放棉被的壁橱躲了进去。

  「怎么了2333?」已经不怕一期的羊羔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

  「隔壁的一期一振要请风堇大人回去了。」烛台切说道。

  「不在!」壁橱里传来了闷闷的声音。

  「我也是这么说的。」烛台切看起来很无奈,「但是不知为何他似乎相当肯定,我只好来请大将处理了。」

  「麻麻你把他带进来好了风堇妳躲好啊2333。」

 

  「打扰了。」一期一振进来以后先行了个礼,坐在离羊羔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

  「一期尼你家大将不见了?」羊羔表面不动声色。

  「是的。」一期不卑不亢地答道。

  「可是风堇不在我家啊。」

  「弟弟们说看见了主上走进了您的本丸。」

  「对,她来了,然后走了。」羊羔摆出一脸呵呵哒的表情。

  坐在一旁的烛台切默默为自家大将说谎都不脸红而捂面了。

  「是吗?」一期一振微微叹了口气,「那么如果主上还有回来这里,能否请您代为传话呢?」

  「你说你说2333。」

  「请您告诉主上,鹤丸被本丸里的大家教训过了。弟弟们也很想主上,退都快哭了……加州倒是真的哭了……主上一不在,大家都觉得很不习惯。希望主上可以早点回来,刀们都等在门口,就连山姥切也是。所以,还请您尽早回来。」

  「一期尼我说过风堇不在了啊2333。」还您呢。

  「啊,失礼了。大概是在下一直以为主上在这里的缘故吧。」一期只是微笑,然后站起身行了个礼便告别。

  壁橱的门慢慢被打开了。

  「妳要回家了吗?」羊羔看着风堇一脸挣扎。

  「风堇大人,您还是回去吧。」送走一期一振的烛台切又回来了,「您本丸里的刀都很担心您,我想鹤丸应该也不是故意做了什么的,不如就原谅他吧。」

  然后羊羔就看着风堇天人交战。

  「……打扰了。」最后风堇朝他们用力一鞠躬,跑了出去。

  「再见再见下次可以考虑带一些点心一起来疼!麻麻我头要爆掉掉掉掉掉了!」羊羔抱着头在地上滚。

  「您是不是早就知道风堇大人会回去才让一期一振进来的?」烛台切才懒得理满地滚的羊羔就当作大将在擦地板,问了句。

  其实他还怀疑一期一振根本知道风堇就躲在壁橱里。

  「麻麻你说呢?(doge.jpg)」

  「……我突然又不想知道了。」


评论(5)

热度(15)

©荒烟蔓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