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烟蔓草

CP散人,只要好吃,不管吃下去的是什么。
二次三次略忙,有空更新。

最怕是说书人妄改离分,演戏人入戏太深。

【周黄】思所未存


附图梗源。
梗源太太麥當勞歡樂送



  黄少天不晓得错的是这个世界还是他自己。

  就在今天早上,黄少天醒来后发现他多了一个弟弟,叫周泽楷。

  对此他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困惑,并对周泽楷产生了敌意。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他是独生子,虽然他妈妈再婚了但是并没有再生小孩,但无论是坐在客厅看早晨新闻的继父和他亲娘对周泽楷的出现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状,甚至还叮嘱他们两个今天会下雨要记得带伞。

  见鬼了。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地问了他母亲周泽楷到底是打哪颗蛋里蹦出来的,黄妈妈却只是拍了一下他的额头,让他该清醒了少做白日梦。

  黄少天既委屈又不服,但家中其他人的反应让他感觉他再继续下去很可能他之后要去的就不是学校而是医院了。

  对面周泽楷看过来的目光干净又无辜,像个可怜兮兮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小狗……操!黄少天拍桌而起,忿忿地扯过了书包的袋子仰天大叹出门去。

 

  到了学校以后,他依然对此耿耿于怀,便问了刚好来找他的喻文州和郑轩,接连又问了许多个同学,但得到的答案有志一同,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个异父弟弟叫周泽楷(徐景熙顺便关心了黄少天的脑子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个资优生,是低年级里最出色的学生。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是梦吧。黄少天这么想着,自暴自弃地拿脑门撞上了桌面。

  一个醒不过来的梦。

 

  就这么过了一段日子,坚持自己没有弟弟却无法表现出来的黄少天终于开始动摇。

  有问题的人说不定是自己才对,那段他印象中没有周泽楷的日子可能才是真正的梦境,其实他真的有一个弟弟周泽楷。这么想着他戳了戳父母出差所以周泽楷下厨煮的蛋包饭,眼眸一抬瞪向了周泽楷,周泽楷略显困惑地看了回来,黄少天又重新低下了头,塞了一口周泽楷做的蛋包饭。

  ……难吃死了,所以说叫外卖有什么不好硬要开伙,浪费食材。

  当然黄少天拒绝承认他连盐跟味精都分不清楚,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周泽楷不准反驳。

 

  周泽楷是一个很奇怪的人,黄少天很爱说话,周泽楷那么腼腆,真的是一个娘胎出来的吗?黄少天不只一次想扯一把周泽楷的头发下来去做鉴定,但看到男神教教主头顶秃了一块,他可能会被一群学妹给打死,所以最后还是作罢。

  郑轩吐槽过明明只要一根头发就能做鉴定,分明是私仇行为还说的一副饶了人家是你慈悲的样子,真当自己黄袍加身法外开恩了。

  黄少天撇了撇嘴,只回了一句少废话。

  其实黄少天不讨厌周泽楷,除了他比自己帅这点以外这个弟弟真的没什么挑剔的,他使唤他去做家事一点怨言也没有,让他出去跑腿也是心甘情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跟郑轩说的一样,把人当小楷子在呼来喝去。

  奉天承运,黄帝诏曰:令小楷子前去巷口那家老伯开的店买三个奶黄包,一个赏你的。

  然后他对自己脑中一闪而过的台词啐了声。

  黄少天对周泽楷一切的别扭都源自于他脑袋里那段宛如被错置的记忆。周泽楷是真的存在的吗?是活生生的人吗?他是不是现在还在梦里?

  他捏了一把周泽楷的帅脸,周泽楷吃痛地皱起了眉头。

  嗯,活的,有温度,还会觉得痛,那大概不是梦吧。黄少天这么想着。

  丝毫没觉得如果真是梦他掐一个梦里的人根本是毫无卵用。

  周泽楷也不知怎么地,像是对黄少天诸多莫名其妙的行为以及眼神视而不见般,只是默默地承受黄少天三岁小孩似的幼稚(江波涛语),一贯地对黄少天表达他的友好。

  黄少天瞪着桌上的菜,又瞪向周泽楷,周泽楷无辜地对他笑了笑,然后自顾自提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嚼了起来。

  周泽楷你有病吧。

  黄少天也夹了一口菜。

  ……比上次好吃了点,算了大爷有大量原谅你。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做错什么,黄少天再度自动忽略了这个问题。

  周泽楷从长长的睫毛间偷偷觑了黄少天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黄少天毕业的那个晚上,他跟喻文州郑轩一干人嗨到了十二点多才回家。一进门就觉得哪里不对,往日不管他多晚回家,都会看到周泽楷坐在客厅里等他,要嘛是写题要嘛就是看电视,总之不是像现在这样,黑灯瞎火的。

  他犹豫了一下,边拖鞋边在玄关处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周泽楷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响应。

  门没锁,人肯定是在的,就是不知道在搞什么把戏。
  黄少天按捺着心里说不清是焦灼还是怒气的情绪,往楼上走,木楼梯被踏出了沉重的声响,分明故意。

  他跟周泽楷的房间是分开的,两道门上还挂着塑料板,上头用马克笔写了他俩的名字,是儿时就挂上去的。他走到周泽楷的门前,视线恰巧与塑料板平行,周泽楷三个字端端正正像是刻上去的印在板子上,跟黄少天歪歪扭扭宛如虫子爬般的字迹很不一样。
  黄少天看着更生气了,他也觉得自己气的莫名其妙,但是管他娘的他就是生气。

  他转了转门把,周泽楷向来没有锁门的习惯,这么做也只是为了确认。他推开门,一阵阴凉的风吹来,黄少天抖了抖,要死了周泽楷你有毛病吧空调开这什么鬼温度。

  正当他欲开口时,话却从嘴边被吞了回去。他看见周泽楷把自己裹成了一颗球缩在床上,唯一露出来的脸红的不正常。

  黄少天快步走到周泽楷的床前,手探向周泽楷的额头,掌心的灼热让他一瞬间烫到般收回了手。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睁眼,似乎是被黄少天的动静给吵醒。他从喉咙发出一阵不成字句也听不明白到底是什么的声音,沙哑的像是几天没喝过水一样,想起身的动作被黄少天给按了回去。

  发烧的人瞎折腾个什么劲。黄少天骂,转身又踏着重重的脚步走了。

  周泽楷望着那道关上房门的背影,瞇了瞇眼,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让他有点难以再度入睡。

 

  意识逐渐朦胧时黄少天回来了,房里的灯被打开,黄少天端着碗看起来十分别扭。

  走近周泽楷床边的黄少天也是真的很别扭,他把碗放到一旁的柜子上,立起枕头扶着周泽楷让他坐起来。

  他的话比平常更多,连珠炮似的几分钟没停过,骂骂咧咧,一下说周泽楷你发烧都不晓得出门看个医生或打个电话,一下骂周泽楷空调就是老开这么低才感冒,一下又威吓周泽楷他知道自己厨艺差但是不准嫌弃。

  周泽楷头有点疼,机关枪都要几秒钟换子弹的呢,黄少天这都不带cd 的。

  他慢慢地吃着黄少天一汤匙一汤匙喂过来的粥,原本想自己来但却被黄少天拒绝。

  头昏昏沉沉的,他的目光同样变得混沌不清,胶着在黄少天的脸上。

  黄少天益发不自在起来,周泽楷晦暗不明的目光让他有种想瞬间逃离的冲动。明明周泽楷此刻是个虚弱的病人,却让他的第六感隐约查探到了危险的讯号。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端着空碗要起身,手臂却被周泽楷给拉住,扯得他脚步不稳地往回倒。他吓得抓紧了碗就要破口大骂,迎面而来周泽楷的眼神却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也许另一个无法开口的原因是因为他整个人都倒在周泽楷身上,温热的吐息拂向他的脸庞,软软的触感压在唇瓣上,冰凉和滚烫交集,冰墙败退被温度同化。

  他张着眼惊吓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的目光趋于平静,数秒之后放开了他。

  而黄少天迅速地从周泽楷身上弹起,离开周泽楷房间的步伐紊乱没有节奏,明显慌乱却想强装镇定。

  周泽楷转头盯着天花板,几分钟后长吁了一口气。门板砰地关起的声响撞在心上,黄少天匆促离开的身影烙印在视网膜上难以消除。

 

  像个逃兵。

 

  再过一年,周泽楷也毕业了。

  杜明搭着他的肩膀合照,父母在不远处对他招手,他张望了下,黄少天没有来。

  他念了外地的大学,一年都不见得舍得回来一次。周泽楷的毕业典礼显然并没有成为什么例外。

  双亲拍着他的肩膀,他温顺地听着他们欣慰的话语,简单的应答着。

  目光在却在扫视过周围时一瞬间凝固在了某棵树后。

 

  黄少天靠在树干上,心里有一万句脏话说不出口。原本在外地装死不回来的计划被父母一通电话给打乱,心不甘情不愿地拎着行李上了火车,奔波回了这里,没有给他一丝逃避周泽楷的机会。

  一年前滚烫的温度彷佛还留在嘴边,宛如什么纹身般挥之不去。

  他数度深呼吸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转过身准备面对周泽楷时,对方却平静地迎上了自己的目光。

  妈的。

  黄少天在心底骂。

  凭啥搞得好像对不起人的是自己一样。

  黄少天大步流星地向前,同样没有丝毫退却地昂首对上周泽楷的目光。

  他恭喜周泽楷毕业,恭喜他考上了一所人人称羡的大学,他祝他前程似锦,鹏程万里。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如同一个兄长会对弟弟说的话一样。

  周泽楷忽然就笑了。

  不,他一直是静静地笑着的,只是此时忽然明显地弯了弯眉眼和唇角。

  他说谢谢。

  然后走上前,轻轻地拥抱了黄少天一下。

  很快就放开了,快速地黄少天甚至有没有被周泽楷触碰到的错觉。

  风吹过树梢和发,扬起的发丝划开空间,片段的画面涌现,包含看着周泽楷时似有若无的一丝违和感,还有让空气升温的那个吻。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黄少天有些僵直的模样,又笑了笑。

  黄少天觉得哪里不对劲,心跳搏动的像是脱疆的马。他说不清不对劲的是周泽楷不同于以往的笑,亦或者是自己毫无理由的心悸。

  周泽楷望着他数秒,便表示他该回去班上了。

  等了几秒没等到黄少天开口,周泽楷抱着他收到的毕业礼物转身。

  动作比意识还迅速,黄少天扯住了周泽楷的衣摆,喉咙干涩,半晌才在周泽楷疑问的目光中吐出再见两个字。

  他说服自己只是因为还没跟周泽楷说再见才留住了周泽楷。

  周泽楷愣了一下,转回了身。

  周泽楷欲言又止的模样折磨着黄少天,他想着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老子好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并最好是赶紧离开你然后回归正常快乐的生活,快点说声再见咱们就立刻一拍两散两不相欠,以前的事哥就当你烧胡涂了把哥当成你女神给亲了没啥,所以快也说声再见吧再见再见。

  内心刷了满屏弹幕的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再不说话他就要崩溃了。

  但周泽楷只是盯着他,慢慢地又道了声谢。

  他说,这三年,谢谢。

  愣住的人变成了黄少天,他的脑袋像被按了暂停一样停止运作,只能看着周泽楷对他挥了挥手,再度转身,没有道别。

 

  他的头忽然疼了起来,什么时候上的火车也没有印象,恍恍惚惚地靠着车窗,飞逝而过的风景像是回忆的跑马灯一样,模模糊糊想起了从前的事。

  比如周泽楷越发进步的厨艺,比如周泽楷打篮球的样子,比如他捏周泽楷他却毫不反抗,比如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们一起写了房门上的……

  ……嗯?他跟周泽楷一起写过名牌吗?为什么他记得空荡的客厅里,小时候拿着笔写下歪歪扭扭的字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意识朦胧的黄少天闭上了双眼。

  醒来时,看见的是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

  他瞪着灰色的天花板,楼下传来的电视机声响还有锅碗瓢盆的声音他同样都还记得。

  但他不是在搭火车吗?什么时候又回了家里了?

  黄少天撑起身,目光在扫过房间一隅时倏地顿住。

  穿衣镜前挂着一套制服。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他的高中制服,但在他毕业时就扔去了旧衣回收,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房门被敲响,黄少天机械似地转过头,看见他母亲探头进来喊他起床。

  ……什么情况。

  记忆杂乱无章,和周泽楷的记忆瞬间淡的像是不引起人注目的过渡的篇章,那些原本快被遗忘的身为独生子的记忆像是潮水一样汹涌上岸,卷起了错乱的浪花。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猛地翻身下床,有些粗鲁地拉开门跑到走廊上,映入眼帘的却是空白的墙壁,而不是他期望看见的挂着周泽楷名牌的门板。

  他转身望向似乎被自己吓着的母亲,慢慢的一字一句问出口。

  「妈,周泽楷呢?」

  他母亲的回答不出乎他意料,却如同一盆凉水般当头浇下。

  「周泽楷?那是谁?」

 

  黄少天不晓得错的是这个世界还是他的记忆,他只知道他好像错过了一个人。

  他低声骂了一句混蛋。

  

  他妈的周泽楷,你居然没有和我说再见。

 







*原本只是跟伞伞说好像有点像之前噗浪上转噗的那个曼德拉效应,举了周黄的例子跟他解释了一下,本来只想说几句最后却变成这样了(CRYYYY),并且既不太曼德拉又不像他的梗题QQ

 噗浪上的那个大概是这样的:你遇过哪些事,让你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出了bug 。
下面就有人响应说比如他点了一杯饮料,印象中是汽水的,但某一天他再点却变成没有汽水的,而无论他后来怎么查证,却发现一直以来都没有汽水,那他以前喝过的到底是什么。诸如此类,太多了没看完。

曼德拉效应似乎是指一群人的错误记忆,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查查看。


评论(2)

热度(21)

©荒烟蔓草 | Powered by LOFTER